• 25阅读
  • 0回复

念 死 无 常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秋阳仁庆
 

念  死  无  常
智圆法师编述


  凡是有为法都是生灭无常的体性。经中说:“呜呼!一切有为皆无常生灭之法。”又说:“所作法成为常住之处,何时亦不可得。”

  就像劫是所作性故,无有常住,以成、住、坏、空变异而灭尽,人命也是因缘所作,无有常住,以生、老、病、死变异而灭尽。如是,年不常住,以春、夏、秋、冬四季变异而尽,人命也如是变异而尽。月不常住,以三十日变异而尽,人命也如是变异而尽。日不常住,以昼夜变异而尽,人命也如是变异而尽。刹那也不常住,以前后刹那变异而尽,人命也如是变异而尽。

  因此,比上个月,这个月更接近死亡;比昨天,今天更接近死亡;比白天,夜晚更接近死亡;比前刹那,此刹那更接近死亡。自受生之后,就像待宰的羊被牵往屠场那样,念念不停地被牵至死主面前。《集法句经》云:“如诸定被杀,随其步步行,速至杀者前,诸人命亦尔。”

  要思维此次获得的极宝贵暇满人身也极为短暂,如闪电般速疾而灭。对此,应随三根本而详细思维。三根本即:一、思维决定死亡;二、思维不定何时死亡;三、思维死时除正法外余皆无益。此外还须了知修无常之利益、不修无常之过患,及修无常在心中生起之量。

  一、思维决定死亡

  《楞严经》的对话

  一次,佛对波斯匿王说:“你身体还健在。我问你,你的肉身是与金刚一样永不朽坏,还是会变坏呢?”

  波斯匿王答:“我身终归变坏毁灭。”

  佛说:“你身未曾坏灭,怎么知道定归坏灭呢?”

  王答:“世尊!此无常变异之身今虽未灭,然我观察现前念念变迁,前念生后念灭,时刻在变迁谢落,无有停住,如火烧成灰,渐渐销殒灭亡,无有停息。由此我知此身定归灭尽。”

  佛说:“是这样!大王,你已到衰年,相貌与童年时相比,有何不同?”

  王答:“世尊!我往昔童年时皮肤润泽。长大成人,血气充满。如今年老,受衰老逼迫,形容枯槁、憔悴,精神昏昧,发白面皱,恐怕离死期不远。怎能与盛壮时相比呢?”

  佛说:“大王,你的形貌应不是顿时衰朽的。”

  王说:“世尊!变化是在暗中密密推移,我实不能觉察。寒来暑往,岁月迁流,逐渐就衰变成现在这样。为什么呢?在我二十岁时,虽说年少,容貌已比十岁时衰老。到三十岁,又比二十岁衰败。如今六十二岁,看五十岁时,比现在要强壮得多。

  世尊,我见变化密密推移,直至衰亡,期间迁流变易,我只是以十年为限。若让我微细思维,何止是一纪二纪地在变,实是一年一年在变,何止一年一年在变,实是一月一月在变。何止一月一月在变,实是日日有迁变。沉思谛观,刹那刹那念念之间不得停住,故知我身终究变坏灭亡。”

  此段经文已显示了思维决定死亡的方法,以下再以世间比喻阐述其理。

  两个世间比喻

  比如,电视机最初造出来时,画面、声音清晰,各种功能均良好。但它是因缘所生法,只有有限的寿命。用上几年,图像就不清晰,画面时常跳动,色彩也变得混乱。电视机不是此时才变坏的,而是自从制造出厂之后,就刹那不断地变异衰坏。人们不了解电视机内部的构造和变异情形,误认为它是坚固的法。稍作观察就发现,当按下电钮时,机壳内数以万计的元件已经开始高速地运作。摸摸外壳,热得烫手。听听里面,不断地震动,发出“吱吱”响声。再往里观察,只见有的元件在发光,有的在发热,有的在震动,发生种种光、电、磁、热和化学变化,刹那刹那地变异损耗。这样几年下来,累积了百千万亿刹那的衰变,就走到寿命尽头,再放不出图像和声音了。

  又如,自行车被造出来后,只有几年使用寿命。每次行驶,轮胎、轴承、链条、支架等都受很大磨损。在车行驶时,轮胎不断地跟地面剧烈摩擦。不到几个月,轮胎上的凹凸纹就被明显磨平、变薄。链条吃力地循环拉动,也磨损剧烈。像这样骑上几年,经千万次的磨损,车就彻底损坏了。

  按这样观察,就能决定这些物品最终必定毁坏。这基于两个原因:一、认识到这些物品是由工厂设计、制造的,是由材料、设计、加工等因缘所生的法,因此由因缘条件决定它只有有限的使用寿命;二、观察到这些物品内部的构件在刹那不断地磨损。这样使用的寿命有限,又在不断地磨损、变坏,最终一定归于坏灭,而不可能常存。

  如何断定身体决定死亡

  很多人说:我生不起“自身决定死亡”的定解,怎么办?这要找到是由什么违品障碍引生定解。找到之后,设法消除,就能顺利引生定解。那么,是哪些违品呢?就是两种愚痴:一、不认识身体像电视机一样,是由因缘所造的法,也就是不认识身体是由前世的业力所感,只有不满百年的使用寿命;二、不了解身体的每部分都在刹那不断地损耗、变坏。

  怎么破除这两种愚痴?需做两方面的观察:一、观察自己的身体是由惑业所生,随惑业他力而转,毫无自主。具体地说,这个身体能安住多少个刹那,完全是由前世引业的势力决定的。引业的势力有多大,身体就能安住多久,引业的势力一旦穷尽,身体就当即死亡。二、观察身体各部分都在刹那不断地衰减。看清楚了身体各部分都是只衰减不增长,就知道结局必归一死。

  认识了如何思维之后,下面就进入具体思维。

  总体思维决定死亡

  自从我生到人间后,就如一条断水鱼,水越来越干,剩余的寿命也就越来越少了。到最后水穷尽时,必定断气而死。

  又想:我像一只已入罗网的鸟,不入则已,一入必死无疑;我不受生人道则已,一受生人道,寿命只会刹那不增,不断坏灭,所以我定归死亡。寂天菩萨说:“惑网捕捉已,进入生之网,已至死魔口,为何仍不知?”即自从神识被烦恼网捕住入于生的罗网后,或为惑业牵引而受生后,我就已被摆到死主口边。我在刹那不断地消减寿命,所以定归死亡。

  细致思维自身决定死亡

  (一)观察身体在刹那刹那地衰损

  比如观察说一句话时,面部的关节、肌肉以及舌头、软骨、气管、肺、横膈等等都处在紧张的运动中,消耗大量的能量,有无数细胞在衰老、死去,组织、器官刹那不停地衰退。

  又观察行走时,全身几百个关节、肌肉、骨骼都被带动,作紧张的伸缩。这时心跳加速,呼吸变促,身体在消耗大量能量。脊椎、骨盆、膝盖、踝骨等处的关节也在发生磨损,大量的细胞死去。

  又观察坐着胡思乱想时,全身的血氧迅速涌向大脑,数以亿计的脑细胞紧张地协调工作,发生极复杂的生化反应。

  又观察动怒时,全身的气血立即上涌,两眼外鼓、肌肉绷紧,心跳加速、呼吸急促、浑身发抖,对身体造成显著损伤。

  像这样,要细致观察身体念念衰损的情况,由此能断定身体在逐渐地变坏,终至死亡。

  (二)观察身体各部分都在逐渐坏灭

  在一般人眼里,身体是常住的实体,不觉得这跟水泡一样坏灭无常,原因是没有观察到身体内衰变的真相。其实,身体中的每部分就跟机器的各种部件一样,只有有限的使用寿命。就算非常细心地保养,避免受各种损伤,也只会按正常的衰减速度,走向死亡。比如心脏一经造成之后,就决定只能跳一定的次数,跳完这一数量,就衰竭停跳而死。胃也只能消化一定次数的饮食,达到了量就再无力消化,随后会在饥饿中死亡。

  下面具体分两步思维:

  一、总体上思维身体器官损坏而死。

  要这么思维:在我的身体中,只要有一个重要器官坏死,就会因为无法运转而死亡。这些重要器官是由宿世种种业力所感,使用寿命有一定的限量,现在它念念不停地衰损,毫无增上,所以终究会在衰竭时死亡。再想到自己无法控制这个有漏身趣向衰亡的步伐,因此能断定自己摆脱不了死亡。

  二、思维身体各个器官将逐渐衰死。

  比如思维:幼小时我的眼睛清澈、明亮,能清晰看见远近的物体。随着岁月迁移,眼睛已变得污浊、昏暗,视力越来越不好,再衰下去,就看不清眼前的东西,甚至彻底失明。

  又思维:年轻时我的胃蠕动有力,胃壁结实,粘膜完好,分泌、消化、吸收功能都很强。但胃每蠕动一次,就衰退一次,一年365天有上千次的运转,几十年的衰变积累下来,胃已经衰得很厉害了,胃的蠕动越来越没有力量,胃壁、粘膜经日磨月损,分泌、消化、吸收的功能越来越差。再衰下去,就会出现萎缩、溃疡、穿孔等更严重的病变;衰退到最后,就是彻底坏死。所以怎么可能长生不死呢?

  又思维:我身体内几百根骨头的成分在日复一日地流失,骨骼会变得越来越脆弱。到老朽时,只需要摔一跤就会骨折。又想:年轻时我身体关节灵活,腾挪跳跃等都很自如。但关节每活动一次就磨损一次,每天手脚不知有多少千次的运转。这样日复一日地磨损,到了中年,关节就开始僵化。再衰下去,大小关节都会严重变形,站起、坐下需人搀扶,走路要依靠拐杖。再坏下去,就只能卧在床上,等待死亡。像这样,身体的骨骼关节在不断地衰退,最终必定彻底坏掉。所以怎么可能长存不死呢?

  又思维:我的记忆力也在日复一日地衰退。年轻时,记性好,什么事听一遍就记住了。到中年,记忆衰退很多,连几天前吃什么菜也记不起来;再衰退下去,刚发生的事转头就忘,更不用说精细思维什么。心智的功能这样日渐衰退,终有一天成了完全糊涂的状态,连基本智力都已丧失殆尽。怎么可能长久存活呢?

  又思维:年轻时我的心脏心肌强健,跳动平稳有力,好像一台强劲的发动机,经常做剧烈运动和大负荷工作也没有问题。但每次心脏跳动都作很大的功,承受很大负荷,这样昼夜不停地运转,使得它日渐衰退。到了中年,心脏跳动已经不像以前那样平稳、有力了,不堪做剧烈运动,承受不住过重负担。再到老年,心脏跳动越来越无力,就像一台破烂的发动机,只是勉强支撑,吃力地带动身体工作。最后心力完全衰竭时,一定彻底停跳而死。

  (三)总观自身决定死亡

  再合起来这么思维:我的身体照这样衰下去,终有一天,心脏只能缓缓搏动,眼前一片模糊,耳边只听到嗡嗡的响声,记忆力已丧失殆尽,全身的各大关节已经僵硬不能活动,五脏六腑全都衰败不堪,这时的我还能活几天呢?就像一间危房,地基已经松动,四面的墙已倾斜,支柱已腐朽,还能支撑几天呢?身体已坏到这步田地,再往后必成一具毫无活力的尸体。

  浊世人寿加速灭尽

  生存于五浊恶世的现代人,每天接触汽车尾气、工业废气、屋内装修散发的毒气。这些毒气大量进入肺部,杀死体内细胞,加速种种组织、器官的坏死,因此必定促使人寿加速灭尽。假定肺按正常衰减速度能使用七十年,现在每天饱受毒气损害,消不了五、六十年就坏掉。在肺彻底坏掉时,能不死亡吗?

  现在有毒食品泛滥成灾,各类食品都有毒,商人们没有因果观念、唯利是图,为了使食品好卖,就加色素让颜色好看,加各种添加剂使味道诱人。只要骗得顾客一时耳目,不管他吃后是病是死。

  比如有陈米用有毒物质加工后,像新米一样洁净、光亮,可以卖出高价,吃的人却因此而中毒减寿。又比如,很多饮料掺入了增强兴奋的成分,人喝了暂时觉得精力充沛,实际上大大毒害内脏,加速人的衰老、死亡。像某些罐装八宝粥或奶茶,喝下去胃口就堵,很长时间缓不过来,就因为这些毒素损伤了内脏。

  像这样,要想到:我每天吃的食物中含有大量的农药、防腐剂、稳定剂、激素、色素等。吃的米面、蔬菜中也喷有农药,袋装的食品更是满含毒素。这些毒素大量进入体内,决定会损坏身体的寿命。本来肝藏具有解毒功能,但现在毒素这样量大、力强,会反过来损害肝细胞。长此以往,就导致肝脏衰竭、坏死。

  有份报告说:吃一袋方便面,肝脏要不停地工作四十天,才能解掉里面的毒。肝本身就在刹那刹那衰退,现在又有大量的毒素毒化它,当然衰退得更快。肝一旦坏死,身体就再也无法运转,人会当即死亡。就像一张椅子,正常使用能用五年,天天用脚踹它、使劲摇它,不消一年就彻底散架。我们的寿命是像这样被加速摧坏的。

  现代人生存压力大,工作负担重,身心整天在紧张、快节奏中运转。加之人际关系复杂,烦恼炽盛,作息又没有规律,使得心脏超负荷运转,加速衰竭。假定心脏正常能使用七十年,但这样不正常地使用,不消五十年就衰竭停跳。怎么会不快速死亡呢?

  看电视、电影、上网也是损减寿命的因缘。在做这些时,由于声、色、光、影、场景、情节等的刺激,很快挑起人的兴奋感,使贪嗔等强猛现行。所以这些是损人性命的恶魔。可悲的是现代人以纵欲为荣,通宵达旦地狂欢、歌舞、饮酒、作乐,极度地自损寿命。比如一次纵情五欲,就可能减寿几月、几年,甚至当场毙命。有学生几天几夜吊在网上打游戏,最后心力衰竭猝死。

  也许有人怀疑:一次纵欲真的会损减这么多寿命吗?用两个比喻来说明:一、当原子弹爆炸时,一瞬间就能释放掉极大能量,而把这些原料做成核反应堆发电,可以供应一座城市好几年的用电。所以,能长久使用的能量可以一瞬间全部报销。二、一根橡皮筋不过度拉它,可以用几年,持续用力地拉,就很快被拉断。寿命也是如此,无节制地胡乱糟蹋它,就会迅速灭尽。

  很多人以前见解颠倒、生活混乱,常常暴饮暴食、纵情娱乐,通宵狂欢、熬夜、上网等,以及生猛利的贪嗔,这样年轻时就把身体搞坏了,怎么不加速死亡呢?

  《瑜伽师地论》上说,人的寿命除了正常使用穷尽外,还有福尽而死,由饮食过多过少、食物不适宜、作息无规律、非时非量作不净行等种种因素而死。

  以前有个富人家生了孩子,算命先生说这孩子一生的命运很好。到孩子满月时,富人请客,大摆酒席,杀了很多生。结果孩子只活到两岁半就死了。富人埋怨算命先生不准。后来遇到一位有道高僧,说这个孩子“折福太深,福尽而死”。像这样,有种种因缘都会损减寿命。

  到这里,自己就要好好算一笔账:以前生活奢侈、大量浪费,折了多少福寿?放纵娱乐、纵情声色,折了多少福寿?杀生、饮酒、抽烟,损了多少福寿?看不清净的影视、小说、上网打游戏、聊天,折了多少福寿?通宵看球赛,折了多少福寿?暴饮暴食、吃有毒食品,折了多少寿命?呼吸汽车尾气、工业废气,折了多少寿命?动淫心、纵欲,折了多少福寿?作息无规律,折了多少福寿?……

  这样一算就知道以前几十年中做过很多折福损寿的事,也就知道时日不多了。

  光阴似箭

  就像四位大力士背靠背朝四方猛力射箭,有人一瞬间就抓住了这四支箭,他的速度快不快呢?非常快!日月的运行比这更快,而寿命灭尽又比日月运行更快。

  尊者贝诺扎那说:“日月环绕四洲运行极为快速,我等寿命的灭尽比这更快。磐石入海极为快速,我等寿命的灭尽较此更快。力士发射的飞箭极为快速,我等寿命灭尽较此更快。”总之,箭从被发射的第一刹那起,就不停地“嗖、嗖”运行,直到射在靶上为止。像这样,我们从初夜入母胎时起,就已经在刹那不停地趣向死亡。

  下面借助比喻来认识寿命疾速灭尽的相。比如,电影画面按一秒24格放映,看到的是正常速度的画面。如果快放到一秒60格,就看到画面中的人物行动加快。再快放到一秒600格,就见到在更快速地变动。像这样速度不断增加,如果快放到一秒钟百千万亿格,那是在极快速地变动,人眼已经无法辨识。像这样,业力所现的有情身心是一刹那变换一格,由于寿命的灭尽极为快速,凡夫心无法现量认识,反误以为是不变的法。实际上,转眼间,就已经灭去亿万个刹那,就像一下子翻过了多少亿张纸一样。所谓的“寿命灭尽比飞箭还快”,就是这个意思。

  再者,速趣死亡的情况用箭的飞行来表示:由弓和人力发射出去的箭,就像由引业之力推动着的五蕴之身;箭靶表示一期五蕴身运转到最后的死亡;箭为动力驱使刹那不停地飞向箭靶,比喻五蕴身为业力驱使刹那不停地趣向死亡。

  这里要思维:自己这一生就像一段旅程,起点站是生,终点站是死。中间坐在疾速奔驰的时光列车上,少年、青年、中年……一个个阶段,“呼呼”、“呼呼”就过了。像这样疾速奔驰,能不快速到达终点吗?

  须抓紧时间修持

  《入胎经》中说:人寿百年,一半时间被睡眠覆盖,十年中幼稚无知(无修法意乐),最后二十年衰老无力(无修法精力),中间又因愁叹、苦忧和嗔恚等烦恼,耗去许多时光;身体生种种病,又耗去了一部分。《破四倒论》说:“此诸人寿极久仅百岁,此复初顽后老徒销耗,睡病等摧令无可修时,住乐人中众生寿余几?”

  假定我们现在40岁,寿量为60岁,那就只有20年存活。这20年中,每天睡觉7小时,三顿饭3小时,城市人每天上班6小时,这样算下来,每天只剩下8小时,20年就只剩下6到7年,中间还有大小便、洗澡、做饭、洗衣、购物、打电话、人事应酬等。这样即使不忙碌世间琐事,也只能修法5年。何况一般人要交际、要享受,这样一算时间就没有了。

  想一想:保证不看电影电视、不上网、不交际、不旅游、不逛街,才有5年供你使用。如果不珍惜这段极有限的时间,一生连修几个月法的福都没有,能得什么成就?极难得的人身已经得到,却落得入宝洲而空返的结局。好不容易和佛法结上缘,却没得到解脱利益而死去,不是莫大的遗憾吗!

  不这样作衡量,会觉得随心所欲地生活,也是人生的乐趣之一,不必太约束自己。仔细计算才知道,这一生能用于修行的时间少之又少。所以现世法非舍弃不可,不然修法就无法成功。世间法和佛法,一头重就一头轻,不可能鱼和熊掌兼得。大家既然有善根来学佛,机缘十分难得,一定要抓紧时间修行。

  能用以修法的时间本来就少得可怜,如果还用在经营世间法上,用在看电影、电视、读世间书、上网聊天、追求享受等上,那决定会错过一生。

  这件事至关重大,大家应有清醒的认识,应当立誓把这一生尽量用在修持正法上。为此就必须斩断染缘。不能沾染的染缘有:世间书籍报刊、电影电视、各种歌舞娱乐、网络、交际应酬等等。像追求享受、结交俗人、世俗娱乐、耽著睡眠等也需要坚决禁止。

  极难得的人身很快就会失去!人人都如少水鱼,斯有何乐?如果能抓紧时间修法,就利用短暂的这段人生,摄取到尽未来际的极大义利。现在就看能不能念死!能念死,就会如救头燃地勇猛修行;不念死,就只在耽著现世法中虚度一生。

  所以,要慎重地抉择。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如果还不用于修法,就可能一失人身,万劫沉沦。每个人都要好好考虑:应不应当斩断染缘?应不应当誓修正法!这是关系到自己生生世世前途的大事,何去何从,自己要善加抉择!

  二、思维不定何时死亡

  人命就像风中油灯,随时可能熄灭;又像水中浮泡,稍有触碰就导致破灭,原因是死缘极多、活缘极少。

  死缘有424种病、八万种魔、各种突发灾祸。比如地震、洪水、火灾、飓风、龙卷风、战争、饥荒、车祸、空难、触电、中毒、传染病、怨仇、纵欲等等。

  一般认为的活命助缘也无不成为死缘。比如:有的因饮食中毒而死,有的因衣服蒙住鼻孔而死,有的因住房倒塌而死或起火烧死,还有因追求饮食、财富或保护亲友而丧失了性命。像这样,种种活命的助缘都成为死缘。

  龙树菩萨说:“安住死缘中,如灯处风中。”又说:“若其寿命多损害,较风激泡尤无常,出息入息能从睡,有暇醒觉最希奇。(人命有很多损害违缘,因此比风吹水泡还要无常,这样一呼一吸中能从睡眠中醒来,实在是稀奇!)”总之,人命脆微,稍遇违缘就不堪能,随时有可能破灭。

  观察修的方法

  首先定一个年、月、日的时间,然后思维在这期间自己有没有把握不死。要很仔细地去想,结合在自心上实修。这样会知道死期不定,随时可能死亡。

  如果认为:“这段时间我不会死吧!”那就问自己:我有什么理由保证这段时间不死呢?这是无法保证的。致死的因缘是宿业力所现,反问自己:无始以来造过多少恶业,对于哪位有情造了恶业,以哪种方式造业。这么一问,就知道往昔造恶业的数量不可计数,种类五花八门,造业损害的有情也无量无数。因此,恶业随时可能发动,以不定时、不定处、不定方式将自己致于死地,哪一天能保证自己不遇死缘呢?

  以下做分门别类的思维。

  思维“我能保证外四大不突发灾难而死吗”

  一般人认为器世界是稳定、牢固的,不会一下子就天崩地裂。即使有一些变化,也只是微小的变化,不会顿时发生大的灾变。

  其实,器世界并不是心外独立的实法,而是唯心变现的。就像梦中由内习气成熟,变现种种境界。当习气转变时,境相也随着改变。前一刻还鸟语花香、殿宇庄严,后一刻就突然坠入恐怖、漆黑的深渊。跟这一样,外在的地水火风也是唯心所现,随时有可能恶业成熟,突发灾难。

  这要懂得,如果器世界是心外实有的法,可以说不可能顿时改变,但器世界只是自心所现的影像,有什么不能改变呢?所以,外四大的灾难随时可能降临。

  《明宫史》记载:明朝天启六年五月初六,北京西南王恭厂一带,发生了一起破坏惨重的灾难。这天早上,天色皎洁,忽然空中响声如吼,从东北方逐渐传到京城的西南角。随之灰气涌起,屋宇动荡。忽然空中一声巨响,好像天崩塌下来一样,四周顿时一片漆黑,像乱丝、像五色、像灵芝形状的烟气冲天而起,很久才散去。东自顺成门大街,北至刑部大街,长约三、四里,周围十三里,上万间房屋和两万多人都变成粉碎状,瓦砾、人头、手臂、大腿、鼻子、耳朵等纷纷从空中落下。一瞬间大街上的碎尸堆积如山,散发出浓烈的血腥味和焦臭味。不但人员伤亡惨重,包括驴马鸡犬都同时毙命。

  在紫禁城里施工的两千多名工匠,从高高的脚手架上被巨大的响声震落,绝大多数工人被摔成肉饼。成片的树木被连根拔起,飞落到远处。石驸马大街有一尊五千斤重的大石狮子莫名其妙地飞出顺成门外。象来街的皇家象苑房全部倒塌,成群的大象受惊而出,四处狂奔。有个坐着八抬大轿的女人,正好赶上这场劫难,轿子被砸坏放在大街中央,里面的女人和八名轿夫全都不见了。有个人正跟六个人讲话,突然他的头颅不翼而飞,身体扑倒在地,旁边的六个人却安然无恙。(摘自《往生论注讲义》)

  要这样想:我能保证今天不突遇地震、台风等灾难而死亡吗?这是无法保证的。因为我无法确定今天有没有共业或别业发动,一旦发动就可能以灾难方式致我死地。

  思维“我能保证内四大不突发病变而死吗”

  又要思维:我能保证体内的四大不发生病变吗?也许今天身体不舒服,以为感冒发烧,实际已感染了艾滋病毒,或者体内的癌细胞已扩散到了晚期。也许今天一个尖锐的声音,就使我心脏病突发毙命。也许半夜起床,被风一吹就中风偏瘫。也许今天行走时突然头昏眼花,倒在地上死去。

  有一份资料说:美国每四人中就有一人会死于癌症,每三人中就有一人会死于心脏病。根据2006年统计,台湾每4.8分钟就有一人罹患癌症,每13.8分钟就有一人死于癌症。2007年的调查报道,每年死于癌症的人数高达750万人,每天有2万多人死于癌症。按这么高的发病率,自己很可能得癌症很快死去。

  有人认为我的身体很健康,肯定不得癌症。但癌症初期并不出现什么异常疼痛,看起来都很健康,直到某天出现明显症状,才发现已到晚期,回天乏力。所以外表看来健康的人,很可能体内的癌细胞已经分裂、扩散,就好比外表结实的屋梁内已被虫蛀得千疮百孔,行将倒塌一样。

  比如某人去年见到时,满面红光,神采奕奕,那时她发了财,买了两套房子,好像一切都很美满。不到一年再见面时,头发已经掉光,一脸忧郁神情。一问才知道检查出乳腺癌,刚做了切除手术,又在做放疗化疗。她还不到50岁。

  又比如《影尘回忆录》里讲到倓虚法师的二舅岁数不大,人很能干,身体又很强健,一家的生活靠他维持。没想到得了病,到第七天就死了。这么年轻、健壮,说死就死,谁能保证今年、今月、今天就一定不死呢?

  很多健康的人都是在不曾预料中暴死的。有个五十多岁的人,平时喜欢酗酒,身体很好。一天晚上喝了酒睡过去,第二天去看他时,已经猝死家中。又有某研究所的领导,刚从办公室主任提拔为副所长。年富力强,重权在握,春风得意。在私家车还不时兴时,就已经开着小车上下班。天有不测风云,这位新上任不久的所长突然无灾无病中暴死。所以谁能保证身体健康就一定不死呢?

  思维“我能保证今天不遇车祸吗”

  又要思维:现在车祸发生率这么高,我能保证出门不遇车祸吗?无法保证。

  几年前有位父亲去学校接放学的儿子。儿子刚出校门,见到父亲,高兴地跑过来。突然一辆卡车把孩子撞飞,当场死亡。父亲被突如其来的惨祸惊呆了,哭喊着朝孩子跑去,又一辆轿车急驰而过,把他当场压死。孩子的母亲听到丈夫和儿子双双毙命街头,无法接受事实,在绝望中服毒自杀。家中的祖母一天中失去了儿子、儿媳、孙子,心脏病发,也抢救无效而死。

  还有一位农民,因为耕地被开发成住宅区,得到几千万元的赔偿金。骤然巨富的他买高档西装、高级轿车,肆意享受。有一天,他全家七口去亲戚家参加婚礼。婚礼上,他处处向人炫耀,大把大把地花钱,显得非常阔绰。

  返回的时候,侄子开车带路,他在后跟随。进入高速公路后,他为了显示自己的那辆高档车,加速超过侄子的车开在前面。没过多久,又想超过一辆大巴,一下子钻到前面大货车底下,一家七口全部死亡。

  像这样,交通事故是由业力成熟而显现。每个人的八识田中都伏藏有很多这一类的业种子,谁能保证今天恶业不现行呢?

  思维“我能保证今天不遇怨害吗”

  又要思维:无量世以来,我结下的冤仇不计其数,我能保证冤家今天不来索命呢?如果今天某个定业成熟,我能遮止果报发生吗?连释迦佛都阻止不了琉璃王的军队屠杀同族人,我能阻挡业报发生吗?

  唐朝有位悟达国师,因为前世杀人,冤家在多世中一直伺机报复。有一天,皇帝赐给他沉香宝座,他生了一念慢心,冤家就趁虚而入,在他膝盖上长出人面疮,要致他死地。高僧安士高也是因前世造了杀业,这一世走在街上,迎面走来一个扛木头的人,木头一下子把他打死。像这样,业力发动时,谁也无法逃脱。

  要这样想:我前世一定造过很多杀业,这些业并没有全部感果,也没有无余忏净,这样怎么能保证今天杀业不成熟、冤家不来索命呢?

  思维“我能保证在某种威仪中不死吗”

  又要思维:我能保证今天在哪种威仪中不死呢?走着会死,站着会死,坐着会死,睡着也会死,吃东西会死,大笑时会死……

  比如,有人行走时,突然栽倒在地,再没有起来。有人站在站台上,突然被挤到铁轨上压死。有人吃着东西堵在喉咙里噎死。还有一位清朝官员,私吞赈灾银两,睡着睡着,突然坐起来,口吐鲜血而死。我往昔造过不计其数的恶业,怎么能保证今天在种种威仪中不死呢?

  思维“我的寿量是定数吗”

  有人说:算命先生算我还能活几十年,还有时间慢慢修。实际上,今生也在不断造种种业,寿命随时都在改变。比如一台电脑,当初设计的使用寿命是十年,但哪天把它扔在地上,就立即寿终正寝。同样,今生的寿量虽是随前世引业而定,但定数中还是有变数的,就是由今生造种种业,使得寿量会有加减乘除。尤其在南赡部洲,造业特别容易成熟,寿命会快速地改变。

  今天人类造杀、盗、淫、妄等的恶业数量很多、程度严重。比如造私吞公款、以公谋私、堕胎杀生、侵损常住、不孝父母、不敬师长等的恶业,都会大损阴德、大折福寿。这样经常造恶业,寿量不会固定不变。

  总之,一切缘起都是变异的体性,一切都在不定中。今天在一起交谈,保证不了明天的此时还存活于世。因此,一刹那也不懈怠、散乱地以大精进修法是极为重要的。《入行论》说:“不知明天死不死?今天就要放下世缘而修法。”身体如一棵树,心如栖息树上的小鸟,无明的小鸟何时从身树上飞走,无法决定。

  死主的枪

  我们都是被关在轮回集中营中的死囚,每天在集中营围墙内活动。集中营的看守托着狙击步枪,随时扣动扳机,就能击毙任何一个人。因此,关押在内的人朝不保夕,随时都可能死亡。

  实际上,无数支枪已经在对着我们的胸口。阎罗王一声令下:“枪决某某。”随着枪响,某某就应声倒地。眼前开来的每一辆车、迎面走来的每一个人、脚踩上的每一处地方、口接触的每一种饮食,还有体内如毒蛇般相冲突的四大、种种传染病毒、地水火风的灾变等等,都可能是死主结束我们性命的枪。虚空中,已布满了无数黑洞洞的枪口,扣动板机的是自己的业力。无始劫来所造的业习气密布在八识田中,单是杀业就不计其数,其中的每一种业成熟,都需要拿命来偿还。所以死亡离我们是零距离。

  死刑犯的念死

  犯下死罪的罪犯,不管逃往什么地方,不论坐在火车上,或住在旅馆里,时时都提心吊胆,害怕警方出现,把自己就地击毙。这样念死、畏死,是因为知道自己犯下了死罪,警方也已下达通缉令,在全国范围内缉拿自己。

  我们也是这样!无量劫中造了很多死罪,阎罗王的死亡通知随时都可能发下,以任意的死缘结束我们的性命。所以要时时念死无常。

  思维“我还能存活吗”

  定一个年、月、日的时间,思维在这期间自己有没有把握不死。要按照从长到短的次第来思维。

  以一天为例,上午就想:我有没有把握下午还存活呢?我能保证吃早餐或午餐时不中毒而死吗?能保证出门不被车撞死吗?能保证行走时不跌倒摔死吗?能保证冤家不来索命吗?能保证今天不发生地震、龙卷风吗?……像这样一一思维,很难保证下午还活着。一个月、一年等也是按这样思维。

  思维已达到认定,就常常按这样作意:今年我活着,说不定明年已在死人的行列中。再缩短来想:上半年我还活着,下半年有可能已经成了死人。再想:这个月我还活着,说不定下个月已经死亡;上半月我还活着,说不定下半月已不在世上;上午我活着,说不定下午已不在人间。

  这样越来越短地想。到念死无常的心串习坚固时,就会舍弃现世的法。观念上自然转变为:不知明年还在不在世上,有何必要为明年做打算呢?不知下个月还在不在世上,有何必要为下个月做打算呢?不知明天还在不在世上,有何必要为明天做打算呢?所以今天还活着,就要在今天尽量修法,其它都不必去管。

  以前对现世的法想得很多、很远,通过修念死无常,现世的心会变得越来越短,最后求现世法的想法会完全没有了。

  三、思维死时除正法外余皆无益

  已经中了七次毒的人,再怎么以药物等治疗也不起任何作用,必定会死亡。在心脏未被刺伤时,穿铠甲等还有防护作用,一旦心脏被刺伤,做这些就毫无利益。像这样,寿命未尽时,药物等能起一些利益;寿命已尽时,药物治疗、念经、亲友做帮助等不起任何利益,无疑是必定死亡的。

  寂天菩萨在《入行论》中说:我卧在床上,亲友围绕床前,断命的苦只有独自领受。一旦被死魔攫住,亲人不起作用,药物不起作用。《法句经》说:“死亡来临时,子女不成皈依处,父亲不成皈依处,亲戚不是皈依处,谁也不成皈依处。”

  这里的修心就是仔细地思维:在我身患绝症时,除法之外,其它有没有利益?要逐一地想:医生开的那些药物有利益吗?亲人在我身边服侍有利益吗?给我做种种福德有利益吗?佛菩萨来作加持有利益吗?

  再这么想:今生受用的饮食、衣服、住宅等有利益吗?结交过的世间亲友有利益吗?又想:在断命根时,勇敢的拼搏有利益吗?胆怯逃走有利益吗?能逃到一个不死之地吗?能花言巧语买通阎罗王而不死吗?能出现一个人把我从死主口中拔出吗?能有一位智者给出救护的办法吗?今生所获的名声、权势、财富,此时能利益我吗?……

  像这样,很细致地去想,结合在自己心上实修。这样会知道死时除正法之外都无利益。

  死时与死后的情况

  要这样思维:堆垒的东西最终都因无常而倒塌,我的色身也不是永恒的,最终一定倒身而亡;一切积聚的法最终都因无常而消散,我的寿量也终归消尽无余;存在的法最终都因无常而变为无有,存在的“我”也终将消失无踪。

  像这样,到我最终死时,睡的是今生最后一次床,吃的是今生最后一顿饭,说的是今生最后几句话。当时身心备受剧苦逼迫。外呼的气很粗,内吸的气很短,心里虽想长久住世,却连住一刹那的自在也没有。恶业自现的鬼卒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无人情地把自己拉走。这时除了正法有益,其他都无利益。心里开始后悔,自己是明明知道而没有修啊!眼前子孙成群围绕床边,除了作使自己耽恋的因缘外,毫无利益。

  亲友、饮食、财产和与生俱来的身体都要抛弃,就像从酥油中拔出一根毛,神识从身体中抽出,独自在陌生之地无助地漂泊。中阴路上,受种种光线、声响等恐怖境相刺激,昏厥过去,几回死、几回生。没有怙主,恶业现的狰狞鬼卒把自己抛进了恶趣,感受无止尽的痛苦。

  如果受生在地狱中,要感受炽热、寒冷等无边的大苦;受生在饿鬼界,也要感受漫长的饥渴等苦;受生为旁生,也感受愚痴、役使、吞噉等种种大苦。再者,生在三界任何处,都有轮回总苦和层出不穷涌现的别苦。这样的苦,剧烈漫长、种类极多、无量无边,所以需要感受不可思议的苦。要常这样想:现在我连火苗触身的苦都不能忍受,怎么能忍受死苦和死后堕恶趣的苦呢?要这样常问自己:我能忍受这样的大苦吗?我有勇气面对吗?

  像这些,需要仔细地做思维,结合在自心上实修。

  四、修无常的利益

  见到太阳即将落山、剩下的时间不多时,农夫会抓紧时间干完手中的农活。修行人忆念死亡无常,想到时日不多,就能引动自心趣入正法,中间常念无常,能恒发精进。这样,使心入于正法,又能常发精进,最终会获得光明法身。因此,一切断修都以无常想为根本而发起。由念死亡无常,就会为来世能成熟悦意妙果而断恶修善。

  再者,认识到死时除正法外余皆无益,就会从耽著现世的亲友、饮食、财物等行为中彻底出离。想到死时除三宝外再没有其它怙主救护处,也能由衷发起对三宝的信心和清净观。而且,想到一切众生都不免一死,能由衷生起慈悲心等。所以念死无常有不可思议的利益。莲师说:“一切黑垢过失的根本是常执,一切白净功德的根本是无常。”所以需要恒时不离无常想。

  五、不修无常的过患

  就像农夫认为时间还很多而拖延、懈怠,不迅速做完农活,不念死亡无常,认为寿命还很多时,最初心会不趣入法,或者虽趣入于法,中间不常念死亡无常,就不会以大精进来修法。这样最初心不入于法,或中间趣入法后没有以大精进来修,当然无法修到究竟而证得光明法身。因此,不念死无常就修不成善法,即使能稍微做一点善法,也都成了为今生而已。

  过去大德教诫:“如果不忆念死亡无常,享受现世五欲的心就不会退失;不退失追求五欲的心,做任何善法都对后世无益,也不会趣入菩提正道。”帕当巴尊者说:“如果没有退失贪著五欲的心,纵然具足一百个三戒,也与俗人无异。”贝诺扎那问莲师:“了知很多所知法,对修善有无利益呢?”莲师答:“心不入法,了知很多也无利益。如果修持善法,对轮回不贪著,了知这是无常幻化,当心对轮回法彻底厌离时,即了知法的内涵。否则,心不厌患轮回,只是以词句傲慢,反而会变得更坏。”

  总之,修念无常有种种利益,不修则有相反种种过患。应当按这样生起认识。

  六、念死无常在心中生起之量

  喀喇共穹格西住的山洞门口长了荆棘。一次,他从洞中出来,衣服碰到荆棘,准备拔除时,马上以正念摄持:“哦!不知道我还能不能再回山洞?”在他回来时,衣服再次碰到荆棘,又以正念摄持:“哦!不知道我能不能再出来?拔它干什么?”因此没有动它。据说这些荆棘一直留存,没有被拔过。念死无常要达到这样的量。

  总之,修无常时需生起“觉受和认知合一”。首先,对获得人身宝然为无常的自性,要具备认定、断定、离疑的通达。其次,在通达之上,要转成自己内心的思想,要做到一起念就想到:“唉!我必定死亡!死亡的时日是不定的!死亡时什么都没有利益!现在我该做什么呢?”要生起像心脏病发作时坐不住那样的恐惧。

  如果已达到觉受和认知合一,修的外相:感觉外境显现一片黯淡;内相:心会顿时变短(计划、营求现世的心变得越来越短);密相:斩断对现世法的一切贪恋,舍弃一切琐事后修持正法,能发大勇猛、大精进。这就是念死无常在心中生起的量。没有达到此量时,持续修习非常重要。而且不是生起一次就足够,需要长期依止无

文章来自网络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