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91阅读
  • 0回复

首先看透无我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秋阳仁庆
 

  首先看透无我


  两千五百多年前,释迦佛曾这样开示迷惑众生:你看,五官百骸的身体,分别思虑的心,它们有自体吗?没有。从见不到其始以来,以因缘和合的作用,刹那刹那地现起身心的现相。由于流转的因缘从未停止,导致这样的变化一轮接一轮,实际只是一条无而妄现的相续之流。

  这就像一条河,刹那不停地流淌。孔子也曾在河边感叹:“逝者如斯夫。”一切流逝就像河水,一刹那也停不住。这里永远没有“常”,而我们却把希望寄托在刹那灭去的法上,哪里不落空呢?这瞬间即逝的法,哪一点能把握在手上,可以对其抱以希望呢?河水不断地流,前后极其相似,我们从远方看去,就误以为是一条不变的河,走到近前才知道,这里永远没有常和一。

  又像看远处一盏油灯,我们误以为那里有一个固定的亮点,实际根本得不到。那是一刹那就换一次的假相,哪里有常住?那是无数个光点的假合,哪里有独一?它永远只是幻影的相续,什么也捕捉不到,但由于它迁流得太密集,骗过了我们的眼睛,就误以为这里有常、一的实体。像这样,我们对于内在生命蕴的假相,执为常、一的“我”。

  如果你能悟明河水和灯焰的启示,就知道自己就是一条河,也是一盏灯。一条河也可譬喻为时空的列车,这都是虚妄的梦现。在刹那刹那的流逝中,永远没有常、一的“我”。你要看到,这只是因缘力在不断变现,每次现的都是多分的相,现后第二刹那就灭了,所以不是“我”,是假的。

  误以为它是“我”,就见不到真正的自己。我们由最初一念错失,形成了坚固习气,以顽固的惯性,认定这个是“我”,这就叫“俱生我执”,而且刹那不断地串习。其实看破这一点很简单,难以除去的是无始的积习,它已渗在你意识深层——阿赖耶识中,成为顽固的习气,但不用怕,习气也不是真的。

  知道真相的话,就知道这只是忽然间迷惑了,一下子入到颠倒幻梦里,就好像一下子喝醉了老酒,所以这里的一切都是错觉。正在迷惑时,以无明习气的力量,就感觉有个恒常不变的“我”。如果把它一层一层拆开来看,会发现什么也没有,这就是芭蕉的譬喻。

  现在,你要看到根本没有人我,不需要别的,只要把现相的每一个刹那分解开来,里面就没有“我”了。这里任何一个刹那、任何一个方分的点都不是“我”,除了每一个方分的点和每一个刹那之外,也没别的东西,因此,这上面没有一个是“我”,它只是刹那现起的一种现象。就像看电影,一定要知道它后面的机制是什么,它是怎么出来的,如果不看后面的放映机,一直盯着前面看,就会被幻影骗走,误以为那里有一幢不变的高楼,好像它一直待在那儿;如果知道后面在刹那刹那地放映,常的错觉就会打消,知道幕布上只是无数光点的投射,一幢大楼的想法也不会有。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