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54阅读
  • 1回复

[心路历程]随学万里十五  如果不把当下的情绪带到下一秒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英达
 



虽然年龄一天天变大,意识越来越懒惰,经常迷迷糊糊,但到了一个环境,或者接触一个不熟悉的人,仍旧会有很多感受出现,这些感受或让人舒适,或让人不安,或让人烦躁……她对于修正自己的错误很用心,她用心感受自己面对环境或人时的心理变化,这些变化反馈给她的心,让她做出判断。她感觉到那些让人舒适的人就像一湾平静的水,无论谁来到水边,他都一如既往的清澈,不起一丝波澜。而让人烦躁的外境就像波浪翻滚的水面,水底的泥沙或污物漂浮在水面,散发出不好的气息,让人不敢靠近。而让人不安的外境,就像微风吹过的水面,虽然微风想给人舒适,但并不是所有人都喜欢。

  她的分别念在快速转动,感受外境反馈到自己内心的反映。她确实感觉到如果跟人交往的时候不起念头,没有分别心,只是单纯地面对、接受、去做,会让人感到舒服平安;而起一个不好的念头肯定会让人烦躁不安。比较复杂的是第三种,起一个善的念头,比如心想“我要爱每一个人,我要好好地对待每一个人”,当你有了这个念头再去面对外境的时候,从你的心里散发出来的信息刚开始会让人愉悦,但很快就会让人感到不安,甚至不知所措,生怕自己的所作所为不符合你的要求。你起的善的念头就是一种束缚,束缚了自己,自然也让他人感到拘谨,他人同样会寻求尽快速度的脱离。这种感受屡屡出现,感受也非常细致明显。

  所以,她感受到无分别念的状态是最完美的状态。这与《华严经疏》中说“但一念不生即名为佛”是极为相应的。她感到这种状态非常高级。

  她思考自己每天发菩提心,没有菩提心,但硬要想出来一个菩提心,把事物本来的状态改变了,这种改变就是非自然的,她学佛这么多年,经常发善心善念,反倒让以前交往的很多人疏远了。就算世间的朋友远离,道友应该增加吧,但实际上并没有增加一个朋友,她跟所有人的关系都比较疏远,常常处在孤独寂寞的状态。

  她已经有半年多没有认真做早晚课了,咒语的念诵都是在上下班或者散步时完成的,一边念诵一边打妄想,就是单纯完成数量。她很多时间都花在手机微信和在淘宝上逛店,没有人给她发信息,但她还是每隔一会就刷一下微信。她知道自己被手机控制着,但半年过去了也没有改变。尽管懈怠放逸,但她从未放弃改变自己的心,周围的一切都是她的对境,让她思考自己的过错,思考正确的方法。

  她观察周围的人和事,时刻感受他们带来的身心冲击。

  初秋的傍晚凉爽舒适,她和先生出来散步。因为从小对儿子要求严格,甚至到了控制孩子的地步,孩子长大后对她十分愤恨,她心里很爱孩子,想化解跟孩子的怨恨。但孩子对她的反感形成了很深的鸿沟,让她感到无论如何都无法跨越。

  儿子见她就厌烦,她说的话无论真的假的,儿子一律当成假的。她心事重重地散步。初秋略带凉意的微风仿佛一阵阵叹息吹过。

  儿子今年考上了大学,“十一”会放假回家。

  “十一我去参加7天的禅修吧,我不在家了。怕儿子见我不高兴。”她想以自己的空位让儿子想起她,或许会缓和一下彼此的冷漠。

  先生说:“你随意吧,不过最好在家。”

  “我以前对儿子太严厉,儿子怨恨我。我们之间有怨仇没化解。”

  “你可以忘记。”先生轻描淡写地说。

  空气静默无声,但她的心里有东西在爆裂。

  她以前常常无缘无故冲先生发脾气,甚至招呼也不打,拿起背包就跑寺院去了。到了晚饭时间,见她没回来,先生就给她电话,叫她吃饭。她说:“我去寺院了!”先生也不意外,更不会责问。会问:“哪天回来?”她说哪天哪天飞机。回来的那天,先生自己查好落地时间,快到机场时,会发一个短信,开车去接她。

  去寺院七八天,她还阴沉着脸,生活在自己所发的怒气中。先生也不讲话,从不会问她此行什么感受,就这样一路默默到家。然后,先生做饭,叫她吃饭,从不会忽视她。

  先生不信佛,对她搞的那一套也从不关心,更不过问。但只要她走,他就自愿去送她。回来,只要叫他来接,他从不推辞。

  先生似乎从不记得过往,不记得她发的那些坏脾气,也不记得她毫无缘由地摔门而去,她想走就走,想回就回,从不会在意他的感受,而他似乎也没感受。他只做自己认为该做的事情。先生这样健忘,让她觉得很安全,在他的健忘下,她认为自己的自私自利心先生不知道,好像曾经的恶魔般的过往都不存在,而从先生那里也从来没有看到过存在,她依然可以伪装成一个好人,若无其事地提各种要求。而先生没把她当做坏人,也没把她当做好人,就把她当做一个她本身的存在。

  随着学佛时日日久,这让她日益惊讶。学佛就是安住当下。她学了这么多年,刻意去改过,刻意去行持所谓的善,都不如先生这样如如不动,无论你是风,还是沙,他都是那堤坝。自己一直修行,才站在第一二个台阶,而先生从不修行,也不信佛,却站在更高的台阶。她开始仰视他,观察他,凡事开始征求他的意见,但他完全不在意对他态度的变化,从他的言行中她认为甚至对她的变化也一无所知。这让她感到安全。他做的一切出自他的本性,完全不是出自意识。

  由此她想,要让他人感到安全舒适,最好的办法就是对人完全没有分析,只是全然为零地面对。

  先生虽然不信佛,也不学佛,但也常常捐助寺院。但他的捐助完全是随性而做,不像她要考虑殊胜日、考虑寺院的贫富等等。他想做就做了,什么选择也没有,过后你问他,他也不会记得。

  有时问他:“为什么不在殊胜日做供养布施,功德增上几千几亿倍。”

  他就会说:“你们这些人太刻意了。想做就做了,哪有那么多考虑!”

  她常常会为在哪天做供养和布施功德更大而苦恼,这已经违背了佛陀的教导,为了求功德而做,还是有求,就像梁武帝一样,什么功德也没有。

  道友净红约她见面,在绿茵阁西餐厅。儿子今年考上了大学,净红以为她会教育孩子,实际上是一个失败的妈妈向另一个失败的妈妈取经。净红长得很漂亮,很早就做生意,家境非常好。儿子从小就很优秀,长得也很帅气。丈夫常年在外地,她整天打球、吃饭、聚会,儿子基本不用她操心就考上了重点高中。到了高二,儿子结交了女朋友,不再学习,成绩一路下滑到班级后几名。她跟儿子吵,甚至打骂,但都无济于事。两人经常一两个星期都互不理睬。她对儿子也是绝望了,但又不能坐视不理,整天痛苦纠缠。

  西餐厅里没有人,很安静。净红打了一个电话,说:“你看都八点了,手机关机。准是去送女朋友回家了。”

  她给儿子发微信,不回。打电话,不接。
  我说:“你给儿子发个短信,告诉他你去地铁站接他。”

  “接他?”净红很诧异,“我们已经两个星期互不理睬了。”

  “你把过去忘掉。从现在开始,他是你的儿子,你是他的妈妈,跟其他身份无关。”我说。

  净红做生意的,很聪明,没说话。随即,她拿起手机给儿子发了信息。

  但儿子没回。她又打了儿子电话,电话接通,但儿子没接听。

  “不用管他回不回,他肯定看到你的信息了,你去地铁站接他就好。”我说。

  她很忐忑地说:“这样行吗?他不理我怎么办?”

  “忘掉以前的你们。他理不理你是他的事,接不接儿子是你的事。”我说完这话,想起了有人跟我说过。

  已经八点多了。她立即收拾东西,“我去地铁车站试试看。”

  她快步向地铁车站走去,很快消失在路灯朦胧的光影中。

  第二天,她发来微信:真是不可思议。我刚走到地铁车站,就看到儿子站在那里,手里捧着一杯椰奶,他自己不喝,说是给我买的。他这样,就这样用手搂着我的肩膀,我们俩就这样走回了家。

作者:七色彩虹
2017年9月25日
随学万里连载:
上师说:上师的出现取决于宿世的因缘与深厚的法缘,虔敬的心就像戒子的环,加持力就是一个钩。如果没有环,是无法钩住任何东西的;同理,没有虔敬心是很难获得加持力的,但一旦获得加持力,佛性便会自然迅速觉醒。
离线英达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01-31
随着学佛时日日久,这让她日益惊讶。学佛就是安住当下。她学了这么多年,刻意去改过,刻意去行持所谓的善,都不如先生这样如如不动,无论你是风,还是沙,他都是那堤坝。自己一直修行,才站在第一二个台阶,而先生从不修行,也不信佛,却站在更高的台阶。她开始仰视他,观察他,凡事开始征求他的意见,但他完全不在意对他态度的变化,从他的言行中她认为甚至对她的变化也一无所知。这让她感到安全。他做的一切出自他的本性,完全不是出自意识。

  由此她想,要让他人感到安全舒适,最好的办法就是对人完全没有分析,只是全然为零地面对。

  先生虽然不信佛,也不学佛,但也常常捐助寺院。但他的捐助完全是随性而做,不像她要考虑殊胜日、考虑寺院的贫富等等。他想做就做了,什么选择也没有,过后你问他,他也不会记得。


有时问他:“为什么不在殊胜日做供养布施,功德增上几千几亿倍。”

  他就会说:“你们这些人太刻意了。想做就做了,哪有那么多考虑!”

  她常常会为在哪天做供养和布施功德更大而苦恼,这已经违背了佛陀的教导,为了求功德而做,还是有求,就像梁武帝一样,什么功德也没有。
上师说:上师的出现取决于宿世的因缘与深厚的法缘,虔敬的心就像戒子的环,加持力就是一个钩。如果没有环,是无法钩住任何东西的;同理,没有虔敬心是很难获得加持力的,但一旦获得加持力,佛性便会自然迅速觉醒。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