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85阅读
  • 1回复

[心路历程]入院—皈依—往生——居士丁保华往生记实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清静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7-11-24
— 本帖被 英达 从 世间道 移动到本区(2017-11-24) —
入院—皈依—往生——居士丁保华往生记实
2017-11-23 梦之林智慧成长营
2017年10月31日父亲去世,经过清净、无私、慈悲的师兄们24小时不停地助念之后,父亲容颜大变,面色红润,极其安祥地往生到西方极乐世界,我甚觉欣慰。父亲示现了佛法的实相,令我对上师、对佛法生起了极大的信心,所以我不能够选择沉默,一定要把这个过程供养给大家,相信这也是父亲的愿望。



10月19日父亲手、脚有点肿,自已住进了离家很近的第八医院。由于父亲有85岁高龄且心脏一直不好,所以八医院主要关注其心脏方面的问题…接着下来几天不想进食、尿少、血压低,身体也慢慢肿了起来。我预感到情况不太好,于是请师兄们于24号晚上去医院病房为父亲诵咒祈福,做护法、火施...25号中午又去为父亲放生,当时有位师兄提醒我说:“如果这个时候你父亲能皈依咱们上师就好,哪怕只点点头都行……”我放在了心里,晚上一学修完,心里记着这事,连忙赶到了医院...这时医生说:“来得正好,本来我们还要打电话叫伱呢,你父亲今天血压特别低,尿滞留也厉害了,我们没有办法治疗,建议你马上转院...”“这...”当时是半夜11点,我琢磨着即使转到其他医院也是放在急诊室等待明天的重新全面检查和治疗,老人家能挺得住吗?“不转院,今夜就很危险,血压只有30-40,怕老人家过不了今夜...”医生催促到...正在我内心纠结的时候,根桑华姆师兄打电话来询问父亲的情况,我略说了一下,“赶紧转,去大医院,他们办法多,会好的...”我像吃了定心丸,立马决定马上转院,不管怎样也要博一博。这时ra哲师兄也到医院来了,一边持咒,一边安抚我父亲,当时他已难受得说不出话来了……“爸爸,您这么难受,吃一颗菩萨的甘露丸,好吗?能减轻痛苦哟”在我的劝说下,父亲很配合微微地张开嘴巴吞下一颗甘露丸...要知道父亲之前是个性很强极有主见的人,但是从那天开始却非常地顺从和配合我了。

120救护车赶到之后,看到父亲情况危机,不愿意转怕路上有危险。我拍胸、签字、答应他们:“路上遇见任何情况也不关你们的事…”这才同意抬父亲上车转院...一路上ra哲师兄一直陪伴在我与父亲身边,一边念诵金刚七句祈福,一边安慰我,给了我強大的精神力量和支持,令我头脑特别清晰。在救护车上我心中一边祈祷上师三宝加持他老人家挺过这一关,一边安抚父亲说:“咱去大医院治疗,一定会好的,挺住哈”...经过40多分钟车程(路上堵了一下)凌晨1点多钟才到达协和医院。一进门就推进了急诊的重症监护室,在监护室的走道上父亲好像清醒了一点,我连忙说“您皈依我们上师吧,他叫达真堪布仁波切,皈依之后,会得到佛菩萨的加持减轻痛苦呀……”父亲点点头,我大喜,ra哲师兄很快找出上师四皈依的视频放在父亲耳边,父亲很认真的听着...接着一系列检查开始了,在ra哲师兄的帮助下,一切都很紧凑而顺利地进行着,凌晨4点治疗措施上了,“你父亲肾衰、急性心衰,目前电解质也紊乱,首先解决电解质的问题……”经过一夜的忙碌,天亮了,父亲挺过来了,这也是我一生都难以忘记的一夜。

随后的几天,我一有机会就劝说父亲念诵“阿弥陀佛”,“如果您没有力气念,就在心里想着阿弥陀佛”每次父亲都很认真地点点头...经过二天的治疗,在监护室的第三天父亲终于排出了大部分尿液,“唉,我轻松多了。”父亲摸着自己的胸口说。精神状态好些后,父亲可以进食些小米粥,神志也更精楚,表达能力很强,整天说话,还拒绝了透析、胃镜、吸痰等难受的治疗,但医生却告诉我:“你父亲虽然尿排了,但是整体状态没好,肺部感染、血液感染很严重,凝血指数低,输了这多么血,不见好,担心他会有内脏出血及脑出血症状,你们家属要做好心里准备...”我心一紧 ,不由得加快了对父亲串习的帮助,要他一心想阿弥陀佛,一心想上师...不知不觉中在重症监护室已经渡过了5天。30号夜晚,已经疲惫不堪的我在外面座椅上眯着了,突然看见父亲年轻的样子向我走来...“不好”我猛然惊醒,一看半夜2:35分,赶紧跑去看父亲,发现他大口喘着气(带着氧气罩)浑身冒冷汗,无比难受,“您很难受吗?”父亲点点头,已然说不出话了,这时医生过来说“今夜心衰加重,肺部全是浓痰和水泡,需要上呼吸机”“等等,父亲意识清楚,我得问问他”,等我过去告诉父亲要上呼吸机了,是插管的,行不行,父亲只是摇头...
医生又告之有第二种呼吸机叫“无创呼吸机”,愿不愿意上,父亲点点头…经过一夜的大抢救,父亲又挺过来了,此时已是凌晨4:00点。

31号父亲神志依然清楚,但是眼角滚下大颗大颗的泪珠,仿佛明白了什么...父亲一生很能吃苦耐劳,是位坚强的硬汉子,40多年我只见他流过二次泪,一次是4年前母亲走的时候,一次是现在。于是我问到“如果在生命的最后时光,您愿意回家吗?”父亲点点头,“那我一定带您回家”(因为母亲临终前一直吵着要回家,而我没办到,非常遗憾。)我默默地下着决心。下午,ra哲师兄和善炯师兄发心在父亲家帮忙清场和布置,这边父亲又经历了一次抢救,医生都围在床边...nai帕拉姆师兄安抚着我父亲,但他神志依然清楚能表达自己的意思。晚上8:00我去叫120救护车并办手续,父亲已着急地扯着自己身上的针管,迫不及待地想回去……“不急,我们帮您换衣服,多吸几口氧气再走哈”父亲眨下眼睛(这表示同意,我们的约定)在我们帮助父亲换衣服时,他还用他那孱弱的身体使尽地配合着我们,“别使尽,我们能穿好...躺下歇会儿”5个人帮他换好衣服,当抬上担架的那一瞬间,摘下呼吸机的半秒钟功夫,父亲轻轻地永远地闭上了双眼,当地时间10月31日晚8:35分。

回家的路上,我一直摇着转经筒,nia帕师兄与我一起念着金刚七句,并鼓励着父亲“别害怕,挺住,马上到家...”我知道人在医学临床上死亡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虽然呼吸和心跳停止,体内循环消失。但是还有很大一部分细胞,包括脑部细胞和神经元细胞,感知功能细胞等都没有死亡。至少24小时以内绝对是有意识存在的,这时候你对他的一切行为、言语逝者都能感受的到,却无法回应,所以我暗暗发誓:一定要令父亲获得最大的安慰;一定要助他往生。父亲在师兄们的诵经声中回到了家里,在诸位心地清净、无私、慈悲的师兄们不间断地助念下,24小时后当我打开被单时,奇迹发生了:父亲容颜安祥、两颊范红、习习如生,连孩子看了都说:你们弄错了吧?这是睡着了?”在跟他老人家擦洗换衣时,肌肤都是软的,大关节皆可以弯曲,没有一点僵硬的地方……

第三天11月2号凌晨时分,我又一次梦中见到父亲,他笑眯眯很满意的模样。我知道父亲是去了极好的地方,再打开被单一瞧,父亲的睡相极好,超过了前一天,甚至比生前的样子还好...这次经历令我对佛法产生了无比的信心,

现总结一下助父亲往生过程中我认为最重要的有以下三点:
第一,父亲真心的皈依很重要;
第二,子女坚定的信念很重要,在这么多天的时间里我一直默默地发心:我一定要带您回家;我一定要助您往生;
第三,发心清净、无私、慈悲的助念团很重要。也因此缘起,武汉悦音海螺大组助念团成立,我将加入其中为帮助更多父母众生而尽力!

如果您也和我曾经一样,想尽孝却找不到合适的方式,请从现在开始帮助您所深爱的家人接触学习佛法,皈依具德上师达真堪布仁波切,为他们埋下解脱的种子。现在回想起来,父亲从入院到往生没有受到过度治疗的痛苦,神志一直淸醒 ,直至圆满往生,无不是上师仁波切的慈悲加持,真是佛法不可思议,上师太伟大!最后,感恩上师仁波切的慈悲恩德;感恩一直陪伴和帮助我的各位金刚道友们;感恩无私、慈悲净土班的各位菩萨们;感恩在背后默默关心及山上供灯的各位师兄们,是你们亲人般的相助,令我圆满顺利完成了人生的重要任务,今后唯有扎扎实实地闻思修行来报达上师之恩,回报金刚道友相助之情。
心清净了 一切都清净了 ,心自在了 一切都自在!
离线心荷花开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7-12-05
随喜!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