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40阅读
  • 0回复

[心路历程]随学万里十  依然有人愿意走另一条路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秋阳仁庆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7-06-04
  随学万里十
依然有人愿意走另一条路


  有一段时间,按照汉地寺院的作息时间,她每天早晨4点左右起床,拜佛、念咒、打坐。到了六点多,烧一点水,冲一点麦片,吃点生菜、姜片等,就上班去了。上班是她与外界唯一的交流。如果不上班,她就感到自己生活在深深的寂寞中。

  房间很安静,即便在夏天,打开南北的窗户,也丝毫不热。冬天,没装暖气,但她有一件非常厚实的斗篷,把整个人密实地包裹起来,在佛像前打坐。很快,身体就有微微发热的感觉。如果是周六周日,她就这样呆在家,两天不出门。或者傍晚去楼下的菜市场买点可以生吃的青椒、黄瓜、白菜、蛋糕、馒头等方便的食物回来。

  她几乎不开火,顶多烧一些开水,菜一般都生吃,就这样生活了两三年。

  她也不旅游,虽然每年出去好几趟,二十多天的假期,都是去各地的寺院。她一个人旅行,想走就走。经常是头一天想走,第二天就在飞机或火车上了。她每年都要去上师寺院一两次,有时也去汉地的寺院待上两三天甚至一周。在同事朋友看来,她经常旅行,她也愿意让他们知道自己在旅行,而只有她自己明白,她对去过的那些风景区一无所知,她只是路过,整个行程,除了路上的时间,全部都沉浸在青灯黄卷、晨钟暮鼓中。

  从2010年接触佛法到现在,她差不多有七年的时间都是这样生活的。学习佛法后,她一共认真跟随了两位法师,一位是引路人净空法师,另一位就是传讲经教的上师达真堪布。按照师父的教导她认真忏悔,行诸善法。虽然离开先生一家很多年,但她决定听从师父教导,重新了缘了债。因为师父讲:“身边的亲人是跟你最有缘分的众生,你连身边的人都救度不了,还说要去救度众生,别说这样的大话了。”师父还说:“要了缘了债。如果到临命终时,缘没有了好,债没有还完,你今生受再多的苦也是Sorry。你无法解脱,还要轮回,还要了缘了债。”前一句让她决定做一个真实的人,不以利益众生做口头禅,实际上全是假的。第二句让她害怕,重回红尘让她再受一遍苦是无论如何不愿接受的。她今生就要尽可能了好所有的缘分。

  她依靠坚定不移的决心和佛菩萨上师三宝的加持力,用了五六年的时间终于圆满解决了问题,她得以重新回到先生一家,并且还能融洽相处。她处理家庭问题的过程就是一场艰难的战役,而佛法让一切不可能成为可能,能让一堆灰烬重新复燃。这样神奇强大的力量完全震慑了她,她非常清楚并异常确信,按照佛菩萨上师的教导,她一定可以成就一切愿望。

  如同经历过寒冬的万物,她这么多年的离群索居和远离尘世,让她的心经常陷入极度的寂静之中,犹如一池湖水,没有涟漪,她在深深的湖底,清冷没有生机。她知道这不是有修行的人依止寂静处的状态,她甚至能感觉到生机与活力慢慢地沉封在湖底。

  到了2017年春天,她也如同寒冬一样日益冰冷萎缩的心,跟随万物一起复苏,激活,并渴望像樱花一样绽放,跃然枝头。

  她加入了一个羽毛球运动群,大家都不认识,见面只是打球,打完球各自离去。她喜欢这样简单的关系。

  她和原哥就是在羽毛球场认识的。第一次去打球,她还有些忐忑,虽然在社会中生活,但她实际上N年没有接触社会了。那些常打球的彼此熟悉了,已两两走上了运动场。

  她拿着拍子有些茫然,她完全不善于主动,如果没有人叫她上场,她只能站在场边等待。这时,有两位穿着明绿色运动装的男士走过来,一位稍微年长点的男士看到她,说:“咱俩打吧……”他就是原哥。

  她很高兴,跟随他走上了球场。休息的时候,原哥跟她一同坐在木凳上,她不记得跟原哥聊了什么,甚至都没有认真看原哥长什么样。原哥说:“加个微信吧。”

  她输入了原哥的微信号,发送了过去。之后,就有群主安排另外的人陪她打球。打了差不多两个小时。她要走了。原哥在场地的另一边,她礼貌地冲远远的他挥了挥手,原哥也冲她挥了挥手,就离开了。

  走在路上,她打开微信,看到原哥不但通过了好友请求,还发来一张她挥舞球拍打球的照片。她模糊想起来,打球的时候,原哥一直在她对面的场地外的木凳上休息,大概那时拍的照片。她觉得有点难为情,跟他也不熟,拍她的照片不大合适吧。

  紧接着原哥的微信就来了,“往哪里走?我捎上你一段路吧。”

  这完全没有必要。她坐上公交车后回复说,已上公交车,感谢陪她打球。

  之后的节奏让她完全意想不到。

  原哥赞叹她宁静柔美,他说喜欢她。

  她一笑了之。情感已不在她的节目单内,原哥是选错了对象。

  但原哥的微信排山倒海般追随而来。原哥说对她一见钟情,所以才会要微信,留电话。她有点惊呆了。她只想去打个球,只想去掉湖底的冰封……这唱的是哪一出戏!

  原哥常在另外一个场地打球,原哥邀请她到他的场地打球。她去了,她觉得自己不搞那些事,自然会让他们退去。原哥问她怎么走,她说坐公交车。

  为了避免让男人有看法,她穿着长衣长裤、戴着一顶戴了N年的草帽,在午后的阳光下往运动场走。马路一边是风景区,铁篱笆上开着初绽的粉色蔷薇。一辆车从后面驶来,突然停在了她的身边,她停下脚步。车窗缓缓落下,一个男人的脸庞一点点清晰,原哥侧过头来,笑容满脸。

  她吃惊地瞪大了眼睛,深深吐出一口气,随即拉低了帽檐,笑容无法控制地开放了。就像电影里的片段,一场标准的意想不到的偶遇上演了。她是个文艺女子,有着文艺的外貌和充满诗情的心。在这样春光绚烂的季节,开满蔷薇花的路边,这个只有在电影里出现的浪漫情节不可能不打动任何一个女人的心,何况她这样敏感的女子。她觉得原哥缓慢落下的车窗,一点点打开了她的心。

  她学佛7年,当然知道“一见钟情”的含义,意味着“你有债要还”。对一般女子而言是欣喜得意的事情,在她看来却是不知所措的负担。

  她没跟原哥打球,一直都在跟另外一位球友打球,但她知道原哥的目光一直在看着她。她打完球后先走了,跟原哥打了一个招呼就快速离开了。

  原哥向她进行了热烈的表白,她觉得自己都快被烧着了。就连年轻时都没有男人这样向她表白过。她整夜睡不着,不知该如何是好。她觉得自己的业障又显现了。

  以原哥的年龄和社会阅历,看透一个女人是不费吹灰之力的。他的工作也很好,只要他愿意,各种女子立即围绕身边也是毫无问题的。原哥说他是认真的。她虽然不想跟原哥交往,但感谢原哥让她觉得自己还算是一个正常人。

  当原哥再次表白时,她决定给原哥写一封信:

  原哥,我2005年跟我的先生分开。在我看来,这是最羞耻的事情,所以至今我的同事甚至朋友没有一个人知道我的情况,他们都以为我的婚姻很幸福。

  跟先生分开后我也从没打算再找一个男人一起生活,因为我跟他没有生活好,跟别人也很难生活好。

  在婚姻里我没有跟任何男人交往。分开后,有两三年时间,我交往了几个男人,其中一个交往的时间比较长,有5年左右时间,他当时没有结婚,后来结了婚。

  到了2010年,我接触到传统文化,学习了《弟子规》,并进一步接触了佛法。接触佛法后,我了解到,我此生婚姻的不顺和痛苦全部来自于我或先生往昔的邪淫罪业。我今生在婚姻之前和之内都没有邪淫,应该是往生造下的邪淫罪业。

  夫妻关系不好、婚姻不顺的原因不在于性格不合,不在于有钱没钱,也不在于相貌美丑,唯一的原因就是双方或一方的邪淫罪业。佛法还说,很多人因为不懂这个道理,因为夫妻关系不好,就再去找婚外恋对象,进一步造下邪淫罪业,对婚姻无疑更是雪上加霜,婚姻关系生生世世都很难幸福和谐。而且,邪淫非常消减人的福报,影响生意成功,影响升迁,影响就业。很多人本来生意都快谈成了,但因为搞了邪淫,莫名其妙合同就终止了;还有的本来要升职了,但因为邪淫罪业,也无缘无故换成他人了;还有的学生本来找到一个好的工作,却因为邪淫行为,工作泡汤了。我自己也有体会,那三年,我跟几个男人交往,感到气质中都带着一种低贱气。虽然后来只跟一个男人交往,跟他的交往感到了一些幸福和快乐,他甚至想跟我交往一辈子。但他后来结了婚。

  我找到了婚姻痛苦的原因。至此下定决心,持守佛法的戒律,为了今生和来生,断除所有邪淫罪业。我跟这个男人交往很好,交往了5年多。但了解到佛法后,也下决心断绝了跟他的来往。他说,只要我想他,随时都可以重新开始。但分开也有5年了,他是个老师,偶尔会跟我联系,但我从来没有暗示他,我们可以再开始。

  与此同时,我努力忏悔,积极修补跟先生的关系。无论他做对或做错,我向他忏悔我的过错。我给他写了有十封信,他同意我回去,但因为世界观不同,他们又把我赶走,但我还是想弥补跟他们家的关系,就再忏悔,再回去,再被赶走,如此反复多次。我猛厉忏悔,经常从夜晚哭到天明,可能是诚心感动了佛菩萨吧,今年春节的时候,我们分开11年之后,他们主动叫我回去过年,这次我感到我们之间的业障解除了,他们终于完全接受了我。

  我的先生是个好人,当初是我要走,他让我走了。如今是我要回来,他又接受我回来。而且,就算在我们分开期间,他依然经常送东西给我,我的车、手表等,都是他送我的。虽然我并不需要这些,但他没有把我当成外人。他是个宽容有心量的人。我也决心陪伴他们,送他和婆婆终老。

  为了尊重他,我不可能跟别的男人有超出友谊的关系。

  即使所有人都在追求感官的欲乐,依然有人愿意持守规则;即使所有人都在浊世中沉沦,依然有人愿意追求理想;即使所有人都被混乱裹挟,依然有人愿意捧出一掬清流。哪怕孤单无助,哪怕灯光微弱,但她知道,暗夜过去就是黎明。为了这黎明的清光,她愿意忍受并等待。

  作者:七色彩虹

  2017年5月11日
随学万里连载: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