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10阅读
  • 2回复

[心路历程]随学万里连载五   天使在歌唱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秋阳仁庆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7-05-01
  随学万里连载五
  天使在歌唱


  我听到了天使的歌唱,就在肩膀,你不会看到泪水,因为已在心里成河。

  念真自打4年前遇到了她的师父,就瞬间远离了所有人的视野。以前她只要听到有法师来,不管哪里来的,一定开着她的路虎车接车送,请吃饭,带领观光,做一切需要的事。她经常组织放生,到处送经书,到处做供养,我们掏100,她就拿1000,当我们拿1000,问她是否供养,她就说我拿1万吧。她通过我做的供养上师、寺院和结缘的师父常常让我等工薪瞠目结舌。

  她学佛半年后,一次去寺院放生,居士们在山门内的小广场上放生鸟类。她跟在一群人后面礼拜,念诵仪轨,回向。放生结束后,也接近了中午,居士们两两散去。她转身也要走了。她转身的时候,突然看到寺院门口站立一位出家师,黄色的僧服,在正午的阳光下闪着金光,她愣愣地看着,出家师也看着她,眼泪瞬间迸发成河,她哭得泣不成声。出家师看她哭成这样,就安慰她说:“别哭别哭,到我那里坐坐吧。”师父把她带到寮房外间的接待室。她就这样认识了师父。

  她是一个干脆利落的人,对师父有如此深切的感应,她当即就要拜他为师,师父说他没有修行,不收弟子,她就跪在师父面前不起来,师父也就默认了。

  她的师父在寺院是个清众,平时不声不响,用斋的时候总是最后把其他人剩下的饭菜吃掉。她师父说就怕浪费粮食。她师父没有弟子,她是师父第一个弟子。

  她带我见过一次她的师父,是我们在樱桃花盛开的季节去山里看农家院落,我们想租一个地方做佛堂,她请师父帮助把关。师父穿着灰色的僧服,脸闪闪发光。念真对某件事抱怨,师父马上呵斥她“你怎么不看自己的问题!”念真马上讪讪地闭上嘴,老老实实不言语了。要知道她家在城市的旺街有整整一栋七层楼,还有矿山、窑场,数不清的实业,他们想把整栋楼卖掉,请人估了一下价格2.5亿。她开一辆路虎,一个月油钱就要2000多,先生开一辆奔驰,家里还有一辆途锐,先生钓鱼就开别克商务。她又极爱布施供养,所到之处都对她笑脸相迎,客气有加。她这么听师父的话,对师父言听计从,谨小慎微,低声下气,还真让我惊讶。心里对她找到让她恭敬有加的师父而羡慕不已。

  从她这里我看到了什么是福报,也看到了福报积累的过程和结果。
  


  她一瞬间销声匿迹,聚会、放生、接送法师、供养、布施全都不在我们行列,电话、微信、QQ都不见影踪,全身而退到彻底,只偶尔保留跟我的联系。

  我对她选择的师父不放心,毕竟他的师父寂寂无名,最重要的不知道是不是有修有证。我把上师达真堪布仁波切的网站和微信平台发给她,也把上师关于选择善知识的开示发给她,让她知道选择师父有四个标准:一是真实无伪的慈悲心;二是清净的戒律;三是广大的智慧;四是摄受弟子的善巧方便。上师就是我观察了两三年后选定的师父。她只回我两个字“谢谢”,托我供养上师,并供养寺院五常大米,之后就再无消息。

  四年里她找过我两三次,一起出去吃个饭。她依然跟随那个师父。而她说也从没打算再拜别的师父。

  而我也想能在身边找到一个师父,可以常常见到他,给我一些指导。我一边跟随上师学习,做早晚课、闻思佛法,一边参加各种事务,跟随同修结缘法师,希望可以在身边找到有缘的师父,可以常常跟随身边,听从师父的教导。

  上师反复讲过脚踏两只船是不可能成就的。可我希望可以跟随在师父身边,所以一直在找。结缘了三位善知识,一位是终南山隐士,一位是本地寺院的法师,还有一位是道长。终南山隐士师父来我们这里带领禅修,我跟随他禅修4日,最后一天的总结、皈依法会,我没有参加。隐士师父在微信里跟我讲了一些话。我虽然喜欢禅修,也对隐士师父的空灵飘逸很赞叹,但没有生起修他的法的无上信心。

  结缘的本地师父很有修行,当时我正遇到巨大的困难,自己完全无力解决,到处寻求帮助,均没得到理睬。师父舍身取义,帮我把问题解决了。他以不可思议的方式,一切做得如此恰如其分,让我震惊不已。我对他生起了巨大的信心,言听计从,无上恭敬。心里非常欢喜,大概终于找到了随时可以亲近的依止师父啦!但上师的教导已然在心中留下深刻印记,他说拜师父前要先观察,有的观察两三年,有的甚至观察十几年,观察好后,确定自己要依止的师父在你心目中是最好的,就可以依止了。

  在依止前可以尽情观察。依止后就要对上师的所有言行都看做是应机施教而无条件听从。唯如此,才能在修学的道路上有所成就。上师还说,拜师父,不是你一见他就流眼泪就去依止,流眼泪只能说明你跟他可能有甚深的缘分,但不见得就是师徒之间的法缘。还有,做梦梦见谁了,见他很欢喜,印象很好等,这些都不可靠,都不是依止师父的标准。具体的标准就是那四条。

  这些教言对我的印象很深。依止师父对我是非常重大的事情,我自己也非常慎重。所以,即便当时对法师生起了无上的信心和恭敬心,也没敢贸贸然就拜师父。

  有段时间我几乎每天都去师父那里,只要跟师父在一起,就会有无限自由和欢欣。我跟师父一起买花供佛,一起放生,请师父出去吃饭,跟师父讨论佛法,听师父无时无刻不闪现智慧光芒的话语,这一切是如此美好。有师父在身边多好啊!我一直渴望的都在师父这里找到了。

  但渐渐地,我知道有很多居士都来找师父,因为师父特别会说爱语,对所有人都赞美、欣赏,对所有人都慈悲关爱,为他们端茶倒水,煮面条,削苹果,很多没有工作、家庭不睦、收入微薄、度日艰辛的人在别处受到冷遇,师父给予全然接纳,他们在师父这里找到了无限的自尊和温暖,所以几乎每个人都想跟随在师父身边,可能有些也不全是为了求法,只要师父愿意,就会每时每刻当面或电话接待居士。

  我不是不明理之人,虽然对师父的慈悲平等心非常敬佩,但也开始陷入一种烦恼之中。跟师父交往了七个月,除了最初的一段美好时间外,大部分时间都处在因其他居士引起的烦恼之中,让我无法安心跟随在师父座下,跟师父交谈时总觉得占用了不知道谁的时间。我把烦恼告诉师父,这个问题也没有得到解决,因为我看出师父可能也不想解决,师父说他有个愿望就是给每一个有缘的人说说佛法。
  


  七个月后,我只好痛下决心离开了,师父被那么多人包围,我不想加入这竞争,感觉终究不是我的机缘。真正善知识有能力让靠近他的人心得清凉和欢喜,如果跟他在一起总是烦恼焦躁,凭世间朴素的心判断,也不是好的缘分。伤心和失望了好久,为自己和师父曾有过的无比美好的时光,也为自己再次失望离开而痛惜。

  道长邀我清晨去他的著名道观,给了我两小时的时间。他确实帮我分析了问题,不留情面地剖析了我深藏不露的阴暗,让我无地自容。道长说,你看你工作搞得一团糟,两个主要领导都得罪了,你怎么上升?家庭搞得一团糟,谁都不想靠着你;修行更是一团糟,今天跟这个学,明天跟那个学。就你这样还见上师,你上师跟你说什么呀!一个幼儿园的小孩非要见大学教授,人家教授跟你说什么呀!我的肚子开始一阵阵疼痛,手捂住胸口,就在道长面前把头低到桌子上了。我不需要赞美,我需要的就是无地自容。我很感激道长。把他当做善财童子参拜的善知识。

  这样兜兜转转一年,早晚课也没好好做,闻思修更是断断续续,师父也没找到,上师也不理睬,除了烦恼丛生,我一无所获。而身边的道友一个个地找到了依止师父,看到他们对师父那样的恭敬虔信非常羡慕。

  日日垂泪,忧愁怅惘。何去何从,黯然神伤。我转了一圈,又回到了起点。虽然可以重新起跑,但往前看看,自己已被甩出千米之外。我对自己生起无限的忏悔之心。

  一天,上师身边跟随上师很多年的H师父给我在QQ上发来信息,问我最近怎么样了?我回复了师父三句话:离开本地寺院师父了,工作很多,结缘了几位法师、道长。算是把将近一年的情况作了简要说明。

  H师发来一段语音信息,讲学修加行的重要性、方法、目的和意义,讲上师的应机说法,之后又连着发了很多条语音信息,我每一条都认真听一遍到多遍,有一句话给我最深印象,H师说,加行修成功了,加行就是正行。很快我就明白了H师所讲,我也打算重新再认认真学一遍四外加行,每个加行观修100座。

  虽然打算,但还没有开始落实。

  两天后,念真在微信上发来一条消息:中午一起吃饭吧。

  以往我们肯定去当地最好的素餐馆或者最好的饭店点素菜,但她约我去寺院吃素斋。我们在山门口见了面。她请了几本经书,我们去了斋堂。

  她有点胖了,自己说“心宽体胖”。

  寺院外就是植物园,里面繁花盛开,绿树葱茏。一方池塘,碧波荡漾,在池塘边的水里生长着叶片修长的兰花,正开着黄色的花朵,诗意般美丽。

  “我就要去北京了,我想把我修行的经验告诉你。”念真说。

  我郑重点点头。念真对朋友是很有选择的,这样的话语是不会随便对人讲的。

  而且从她的语气和态度里我感到她已经有了修学上的体悟。

  她说,我认识师父后,就基本断掉了所有外缘,一心一意跟我师父修学,供养师父,完成师父的功课。刚开始念一遍《心经》都念不下来,老犯困。念一遍《地藏经》要两个多小时。但我坚持下来了,这种情况慢慢有了改观。

  我认真听她讲每一句话。

  她说,四年,我体会到,一心很重要,一门深入很重要,一个师父很重要。你以一心诵经念佛,跟以散乱心念,效果完成不同。还有,你念两遍跟念一遍,效果也不同。

  “就是需要量的积累。”我说。

  “对,所以我愿意跟你讲,你一点就通。”她说。

  她接着说,数量的积累很重要,质量也很重要,一心念跟散乱心念是完全不同的效果。诚心诚意跟定一个师父很重要。我跟了师父四年,一心一意跟随、供养,依教奉行,师父才给我传了一点点他修学的窍诀。我师父身边也有几个弟子,跟我师父一段时间,师父不知道这些居士们的意图,不知道他们是不是真心想求法,而居士们看师父老也不给他们传法,慢慢地也就以为师父没什么法,渐渐地就散去了。所以,一心跟随很重要。

  “这是三个‘一’了。你都记住了吧。”她问我,我认真点点头,不敢讲话,怕打断她。

  她说,发愿很重要,我以前也不敢发愿,怕自己做不到。但必须要发愿,你一旦发愿,就会感到好像立即有护法神在保护你。还有,修法不能中断,有一段时间,我发愿念诵地藏王圣号1000遍,有一天我摁下最后一个数字,已经是半夜12点了。必须坚持。只有坚持才能有效果。你一中断,就像爬楼已爬到了10阶,中断了你就又回到了地面上,跟没爬过一样。还有,定好的功课,比如发愿一天念两遍《地藏经》,就要完成两遍,如果今天有事就念一遍,明天念三遍,补上昨天的,不行!这样你得不到加持。

  这四年,你知道,我基本断掉一切外缘,只保留着你发给我的达真堪布上师的微信平台,我每天看他的开示,他非常了不起,讲的非常好,跟我师父讲的一样。很多时候,我师父讲的我没太听懂,就去看达真堪布上师的开示,一下就明白了。而且,达真堪布上师的开示里经常有些小故事或小比喻,特别好懂。你的上师就是一位很了不起的高僧大德。

  她以自己的现身说法,因为渗透着她的智慧和感悟,对我有深刻的冲击。

  我给她讲了这一年的混乱局面,说我正打算重新开始学习加行,这两天刚刚下了决心。

  “太奇怪了,我昨天也不知道怎的,突然就想找你说说话,把我这几年的修学经验告诉你。”她说完这话,我心中突然涌出无限感动,泪水霎时涌上眼眶。我当然明白,没有无缘无故,一切都是上师的加持,他不以我欢喜的方式出现,只以对我有利的形式存在着。

  那一刻,我真的感到自己听到了天使的歌唱,就在肩膀,围绕左右,无处不在。我知道他在,就像2013年,一位颇有修行的师兄说我身边有一位通达显密的高僧大德一样,从那时起我就知道,只要接触上师的教法,虽然我对他一无所知,但他无所不知,他就立即来到我的身旁。

  就像此刻,如果不是上师的加持,不会有H师的关心和鼓励,也不会有道友的劝诫和陪伴。他不以我了知的形象出现,却种种化现,只为在我身边,因为他发愿,宁可舍弃身命,也对你不离不弃。因为他只担心你舍弃他,却不会舍弃你。无论你相信或不相信,知道或不知道,他一直都在,从未远离。

  作者:七色彩虹

  2017年4月11日

随学万里连载:

离线清静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7-05-31
    那一刻,我真的感到自己听到了天使的歌唱,就在肩膀,围绕左右,无处不在。我知道他在,就像2013年,一位颇有修行的师兄说我身边有一位通达显密的高僧大德一样,从那时起我就知道,只要接触上师的教法,虽然我对他一无所知,但他无所不知,他就立即来到我的身旁。
心清净了 一切都清净了 ,心自在了 一切都自在!
离线遍满海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02-28
Re:随学万里连载五   天使在歌唱
看了此文非常受益!感恩分享给我们好文的师兄,我已转载到了空间收藏!
愿我能令上师生欢喜,日日夜夜之中行正法;
愿我悟法后修精华义,彼生越过三有之大海;
愿我能为众生传妙法,成办他利无有厌倦心;
愿我能以无偏大事业,令诸有情一同成正觉。
恒时持诵此六发愿王,福德功德无量等虚空!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